Oaias Yanov: Orphan Dance Gasworks   在他駐留Gasworks的期間做了一個展覽,把空間轉變成一個儀式,重新設計人類與機器之間的關係。使用在家庭、辦公室、健身房常用的的設備、材料進行展示和制定,強調和破壞主人與奴隸的關係。其實與其說我喜歡他的概念,不如說喜歡他用的燈光顏色,以及有些未來和現在的感覺,一些熟悉的東西出現,像是掃地機器人這樣。   我的膚淺在這裡表現最明顯,很多時候都不是很想知道背後的原因,尤其是跟藝術相關的,好多想法都太沈重了。       Advertisements

Oaias Yanov: Orphan Dance Gasworks   在他駐留Gasworks的期間做了一個展覽,把空間轉變成一個儀式,重新設計人類與機器之間的關係。使用在家庭、辦公室、健身房常用的的設備、材料進行展示和制定,強調和破壞主人與奴隸的關係。其實與其說我喜歡他的概念,不如說喜歡他用的燈光顏色,以及有些未來和現在的感覺,一些熟悉的東西出現,像是掃地機器人這樣。   我的膚淺在這裡表現最明顯,很多時候都不是很想知道背後的原因,尤其是跟藝術相關的,好多想法都太沈重了。      

  ARCADE辦了一個很可愛的聯展,叫做A Forest, 參與的藝術家都是在ARCADE展覽過的,有兩個人我真喜歡,像是ANNA BARHAM, 她很詩意,我少數留著並且帶回台灣的書就有她的一本,還是上次回倫敦找了很久的寶貝。   進去ARCADE後,我先在簽名簿上寫字時,有位先生從辦公室走出來,有點懊惱的說:怎麼沒聲音呢? 所以調一下線路什麼的,屋內就充滿了青蛙的聲音,我就笑了。原來這件作品就是ANNA BARHAM, 她說她錄的這個聲音是來自於cicada, 這不是青蛙,是一種昆蟲,但很少人能看到它,通常只會聽到聲音。因為不常被看到,所以她表現cicada / 森林的方式就是放聲音。很簡單的想法,跟森林有關,跟她一直以來感興趣的作法有關,於是我就喜歡上了。   另外還有一個藝術家我也特別注意,就是Peggy Franck, 我沒有辦法用文字表達對她的愛,她的瘋狂拼貼、裝置、表演都非常合我的心。她這次把蒐集的石頭影像轉印在地毯上,我也喜歡,但就是中等喜歡。   這個展的想法還搭配了一首歌。 ‘A Forest’ The Cure.   8 JUNE 2018, London    

  ARCADE辦了一個很可愛的聯展,叫做A Forest, 參與的藝術家都是在ARCADE展覽過的,有兩個人我真喜歡,像是ANNA BARHAM, 她很詩意,我少數留著並且帶回台灣的書就有她的一本,還是上次回倫敦找了很久的寶貝。   進去ARCADE後,我先在簽名簿上寫字時,有位先生從辦公室走出來,有點懊惱的說:怎麼沒聲音呢? 所以調一下線路什麼的,屋內就充滿了青蛙的聲音,我就笑了。原來這件作品就是ANNA BARHAM, 她說她錄的這個聲音是來自於cicada, 這不是青蛙,是一種昆蟲,但很少人能看到它,通常只會聽到聲音。因為不常被看到,所以她表現cicada / 森林的方式就是放聲音。很簡單的想法,跟森林有關,跟她一直以來感興趣的作法有關,於是我就喜歡上了。   另外還有一個藝術家我也特別注意,就是Peggy Franck, 我沒有辦法用文字表達對她的愛,她的瘋狂拼貼、裝置、表演都非常合我的心。她這次把蒐集的石頭影像轉印在地毯上,我也喜歡,但就是中等喜歡。   這個展的想法還搭配了一首歌。 ‘A Forest’ The Cure.   8 JUNE 2018, London    

Otto Boll and Jef Verheyen

Otto Boll and Jef Verheyen Modern Art 4-8 Helmet Row   這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一起的展覽。妙的是Jef Verheyen已經死了。 裡面有些畫,以及回應藝廊空間的雕塑作品,在通過光線、陰影、線條、顏色和抽象之間設計的對話,這些懸掛在半空中的鐵,它們的末端被小心地鑿刻,以致看起來像是在邊緣溶解。 我在想,是什麼樣的人會做出這麼簡潔的東西,他們說的話,這樣的表達方式足夠嗎?   31 MAY 2018, LONDON

Otto Boll and Jef Verheyen

Otto Boll and Jef Verheyen Modern Art 4-8 Helmet Row   這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一起的展覽。妙的是Jef Verheyen已經死了。 裡面有些畫,以及回應藝廊空間的雕塑作品,在通過光線、陰影、線條、顏色和抽象之間設計的對話,這些懸掛在半空中的鐵,它們的末端被小心地鑿刻,以致看起來像是在邊緣溶解。 我在想,是什麼樣的人會做出這麼簡潔的東西,他們說的話,這樣的表達方式足夠嗎?   31 MAY 2018, LONDON

Juan Uslé: Open Night

Juan Uslé: Open Night Frith street Gallery   空間很喜歡,他用的顏色我也喜歡,很沈穩,有讓人立刻安靜下來的力量。這些抽象畫有著Uslé在西班牙和紐約家園的環境和能量。 簡介中寫到一個字:空靈的表面(ethereal surfaces)串起了我對他的所有感覺。在這個展覽中許多方面都是流逝的圖像,在夜晚,Uslé會故意緩慢地繪製脈搏和呼吸的節奏。畫裡面的垂直線可以看作是一次心跳和下一次心跳之間的間隔。這樣的形容真的很美,搭配Frith Street的空間,讓我聯想到修行場所。很喜歡。 他讓我鼓起勇氣去面對物件,那些看似沒有感情的物件,就像我一樣,也許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樣。   30 MAY, 2018, London  

Juan Uslé: Open Night

Juan Uslé: Open Night Frith street Gallery   空間很喜歡,他用的顏色我也喜歡,很沈穩,有讓人立刻安靜下來的力量。這些抽象畫有著Uslé在西班牙和紐約家園的環境和能量。 簡介中寫到一個字:空靈的表面(ethereal surfaces)串起了我對他的所有感覺。在這個展覽中許多方面都是流逝的圖像,在夜晚,Uslé會故意緩慢地繪製脈搏和呼吸的節奏。畫裡面的垂直線可以看作是一次心跳和下一次心跳之間的間隔。這樣的形容真的很美,搭配Frith Street的空間,讓我聯想到修行場所。很喜歡。 他讓我鼓起勇氣去面對物件,那些看似沒有感情的物件,就像我一樣,也許不像表面看到的那樣。   30 MAY, 2018, London  

Diana Palmer

今天下雨打雷而且還有點冷。 依照原訂計畫去拜訪D的工作室,那是在ACME studios, 我從Tooting搭地鐵到London Bridge, 轉車到Canada Water, 再搭199號公車到Abinger Grove, 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抵達看到她,但這些浪費的時間沒有白費,我進到工作室開始驚呼,這熟悉的地方、這味道,都讓我非常開心。 D說,為了排到這間工作室她等了六年。但是值得,因為可以擁有自己的空間,看到自然光(這是最適合畫畫的),一個月的租金只要£130-150左右,真是太便宜了!只是她發現一下雨就會漏水,剛好雨滴會打在她的桌子、她的畫上面,已經修理了四次了但還是沒改善。一個無奈的表情。 D: 回到倫敦感覺如何? J: 不在的時候很想念,非常想念; 回來後,例如現在,一些討厭和不方便的回憶就出現了。 D的畫,她的風格改變了許多,她說自從去烏干達回來後就變了,她對於自然、樹、光和有感覺,她想把這些和身體結合,在九月個展時全部表現出來,我說我喜歡妳現在這樣,很有活力。   亂晃的時候我跟D說,我很想畫畫。她了解的,因為在學校的時候她總是我的鄰居,她知道我在嘗試什麼,也看到我總是失敗的結果。我說,我真的很想畫畫。她用憐憫以及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妳可以開始畫畫了。 然後我的身體就跟外面的天氣一樣,有水流過。     – D: 妳知道嗎?我們那一屆畢業的,還有持續在畫畫的,包括我還有八個人呢。 嗯,比我印象中的名單還多了三個。     – 離開後,我去了老地方喝咖啡,一路上的不好回憶又出現,就是每天肚子都很餓,每天都覺得冷,地上都濕濕的,去哪裡都要搭很久的車,以及很多人身上的味道我不喜歡,煙味等,很不喜歡。 同時間我記起和D說的,為什麼我不能畫畫的原因,是因為我習慣跟所有的人事物保持距離,這個距離讓我膚淺,我很難去了解別人,也很難進入什麼。但現在我不願意想這麼多了,直覺和現在,去除掉害怕,直接去做。 離開的時候我還是很開心能見到她,雖然工作室變得越來越冷,但還好打雷停止了。   29 May 2018, London    

Diana Palmer

今天下雨打雷而且還有點冷。 依照原訂計畫去拜訪D的工作室,那是在ACME studios, 我從Tooting搭地鐵到London Bridge, 轉車到Canada Water, 再搭199號公車到Abinger Grove, 花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才抵達看到她,但這些浪費的時間沒有白費,我進到工作室開始驚呼,這熟悉的地方、這味道,都讓我非常開心。 D說,為了排到這間工作室她等了六年。但是值得,因為可以擁有自己的空間,看到自然光(這是最適合畫畫的),一個月的租金只要£130-150左右,真是太便宜了!只是她發現一下雨就會漏水,剛好雨滴會打在她的桌子、她的畫上面,已經修理了四次了但還是沒改善。一個無奈的表情。 D: 回到倫敦感覺如何? J: 不在的時候很想念,非常想念; 回來後,例如現在,一些討厭和不方便的回憶就出現了。 D的畫,她的風格改變了許多,她說自從去烏干達回來後就變了,她對於自然、樹、光和有感覺,她想把這些和身體結合,在九月個展時全部表現出來,我說我喜歡妳現在這樣,很有活力。   亂晃的時候我跟D說,我很想畫畫。她了解的,因為在學校的時候她總是我的鄰居,她知道我在嘗試什麼,也看到我總是失敗的結果。我說,我真的很想畫畫。她用憐憫以及堅定的眼神看著我,說,妳可以開始畫畫了。 然後我的身體就跟外面的天氣一樣,有水流過。     – D: 妳知道嗎?我們那一屆畢業的,還有持續在畫畫的,包括我還有八個人呢。 嗯,比我印象中的名單還多了三個。     – 離開後,我去了老地方喝咖啡,一路上的不好回憶又出現,就是每天肚子都很餓,每天都覺得冷,地上都濕濕的,去哪裡都要搭很久的車,以及很多人身上的味道我不喜歡,煙味等,很不喜歡。 同時間我記起和D說的,為什麼我不能畫畫的原因,是因為我習慣跟所有的人事物保持距離,這個距離讓我膚淺,我很難去了解別人,也很難進入什麼。但現在我不願意想這麼多了,直覺和現在,去除掉害怕,直接去做。 離開的時候我還是很開心能見到她,雖然工作室變得越來越冷,但還好打雷停止了。   29 May 2018, London    

Fourthland: BearMotherHouse

  Fourthland: BearMotherHouse Space Mare Street   跟集體有關,人和社區的交流有關,探索被遺忘的社會和環境意識模式有關。 但其實我看不出來,除了介紹中『母系系統和家庭寄託的神話現實』以外,有點難以想像啊。這些使用母親和房子的形式出現在各種文化中的形狀,真的是需要大量的想像力才能把這些合而為一。所以文字敘述和展覽實況是分歧的,對我來說,我喜歡他們使用的物件和顏色,整個編排看似混亂但卻很整齊,我喜歡這種神秘的樣子。      

Fourthland: BearMotherHouse

  Fourthland: BearMotherHouse Space Mare Street   跟集體有關,人和社區的交流有關,探索被遺忘的社會和環境意識模式有關。 但其實我看不出來,除了介紹中『母系系統和家庭寄託的神話現實』以外,有點難以想像啊。這些使用母親和房子的形式出現在各種文化中的形狀,真的是需要大量的想像力才能把這些合而為一。所以文字敘述和展覽實況是分歧的,對我來說,我喜歡他們使用的物件和顏色,整個編排看似混亂但卻很整齊,我喜歡這種神秘的樣子。      

Karla Black

Karla Black從以前的每一件作品我都喜歡,愛到骨子裡了,也可能是太喜歡她說話的方式,我一直特別著迷某些人說話的聲音、音調,很多時候都是耳朵先接受了。   她不只是整個人讓我喜歡,她說喜歡非正式的材料,選擇的材料每一個細節都讓我覺得真是天才。例如這一次她用油漆和凡士林混合顏料,然後用玻璃密封。用相同的材料懸掛,使用黏土、羊毛和噴漆。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跟著她的邏輯和感覺走。 By the way, Modern Art也是我在倫敦喜歡的前五名藝廊。   more        

Karla Black

Karla Black從以前的每一件作品我都喜歡,愛到骨子裡了,也可能是太喜歡她說話的方式,我一直特別著迷某些人說話的聲音、音調,很多時候都是耳朵先接受了。   她不只是整個人讓我喜歡,她說喜歡非正式的材料,選擇的材料每一個細節都讓我覺得真是天才。例如這一次她用油漆和凡士林混合顏料,然後用玻璃密封。用相同的材料懸掛,使用黏土、羊毛和噴漆。不知道為什麼我可以跟著她的邏輯和感覺走。 By the way, Modern Art也是我在倫敦喜歡的前五名藝廊。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