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aping the Digital Unease

經過二十五年的網路連結,我們的生活也逐漸發生在數字通信領域。這是個不安的傳播,他們的服務形成了我們的想法,商品化的意見和交流的想法,根據我們的偏好給我們飼料。 展覽介紹了三十多位藝術家的集體作品,提高不安的意識,展示了原因和可能的逃脫方式。 – – 我喜歡城市,喜歡科技,喜歡方便。如果不要在乎別人的看法,不要比較,其實被大企業餵養也沒什麼不好。就算得到完全的自由也得付出相當的代價,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彼此。 雖然有時會感到精神虛弱,但要盡量提醒自己並不是唯一沮喪的一位,想要做些什麼就去做,但要提醒自己不要往陳腔濫調的方向走。   more             Advertisements

Escaping the Digital Unease

經過二十五年的網路連結,我們的生活也逐漸發生在數字通信領域。這是個不安的傳播,他們的服務形成了我們的想法,商品化的意見和交流的想法,根據我們的偏好給我們飼料。 展覽介紹了三十多位藝術家的集體作品,提高不安的意識,展示了原因和可能的逃脫方式。 – – 我喜歡城市,喜歡科技,喜歡方便。如果不要在乎別人的看法,不要比較,其實被大企業餵養也沒什麼不好。就算得到完全的自由也得付出相當的代價,無論如何,我們都需要彼此。 雖然有時會感到精神虛弱,但要盡量提醒自己並不是唯一沮喪的一位,想要做些什麼就去做,但要提醒自己不要往陳腔濫調的方向走。   more            

street, city , by use

Michael Dean & Jessi Reaves Herald St, London, 2017     城市街道的複雜就像平行的兩個人一樣,都是人類卻不那麼容易互相了解,容易受到時間影響,就像街道被經常使用後覆蓋了許多我們每個人留給它的,可能是情緒,大部分是垃圾,路面會漸漸隨著時間破碎。生活在城市的後果是,看到的影像都不會差很多,『自然』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出現在街道上斑駁的貼紙海報塗鴉,它們代表新的生命,活著或死亡,沒人在意。風化、忽略、清空。   詩意的共鳴是由日常的殘餘物產生,再進入公共空間。 他說: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我的存在,我在世界上的存在,可以幫助別人在與可能的詩意有關的對稱層面上的存在。     more        

street, city , by use

Michael Dean & Jessi Reaves Herald St, London, 2017     城市街道的複雜就像平行的兩個人一樣,都是人類卻不那麼容易互相了解,容易受到時間影響,就像街道被經常使用後覆蓋了許多我們每個人留給它的,可能是情緒,大部分是垃圾,路面會漸漸隨著時間破碎。生活在城市的後果是,看到的影像都不會差很多,『自然』以一種新的形式出現,出現在街道上斑駁的貼紙海報塗鴉,它們代表新的生命,活著或死亡,沒人在意。風化、忽略、清空。   詩意的共鳴是由日常的殘餘物產生,再進入公共空間。 他說:對我來說重要的是,我的存在,我在世界上的存在,可以幫助別人在與可能的詩意有關的對稱層面上的存在。     more        

probe 2008-2017

  覺得顏色搭配很重要。 覺得當代藝術還是要有點時髦感。   suze may sho      

probe 2008-2017

  覺得顏色搭配很重要。 覺得當代藝術還是要有點時髦感。   suze may sho      

Today Is Not That Great

Lorenza Longhi “Today Is Not That Great” at Fanta Spazio, Milan   (這是一封信)   這將是一個可怕的場景,這些驚人的食物通過,這些脂肪和所有的油從天花板落下,浪漫的情緒變成一個尷尬的東西,但也許這是一個不會被無聊或現實毆打的方式。   我一直在扭曲我心中發生的一切,閱讀來自成功人士的報導,他們說一個人永遠不會無聊,除非他就是無聊的人。無聊發生地如此甜蜜,而甜蜜的事情是最糟糕的。像下雨的花,蠟燭和食物; 當你在想表面的時候,他們似乎很好,但當他作為一個真正的可能性向你敞開時,那只是一個可怕的折磨。   我拒絕感到無聊,結果只是一個歇斯底里的版本。當無聊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分離,而生活在日常生活中還是生活,還是嗎?   愛情和癡迷的界線又在哪裡?   (以上改寫了他的信)   more    

Today Is Not That Great

Lorenza Longhi “Today Is Not That Great” at Fanta Spazio, Milan   (這是一封信)   這將是一個可怕的場景,這些驚人的食物通過,這些脂肪和所有的油從天花板落下,浪漫的情緒變成一個尷尬的東西,但也許這是一個不會被無聊或現實毆打的方式。   我一直在扭曲我心中發生的一切,閱讀來自成功人士的報導,他們說一個人永遠不會無聊,除非他就是無聊的人。無聊發生地如此甜蜜,而甜蜜的事情是最糟糕的。像下雨的花,蠟燭和食物; 當你在想表面的時候,他們似乎很好,但當他作為一個真正的可能性向你敞開時,那只是一個可怕的折磨。   我拒絕感到無聊,結果只是一個歇斯底里的版本。當無聊的時候,看起來有點分離,而生活在日常生活中還是生活,還是嗎?   愛情和癡迷的界線又在哪裡?   (以上改寫了他的信)   more    

Disobedient Bodies

“Disobedient Bodies” 策展人 JW Anderson   不服從的身體,我喜歡這些人形 / 服裝手牽手,變異,像森林一樣的聚集在一起,有種溫暖的感覺。藝術和設計師要如何重塑人的形象?我喜歡這些設計師再次思考和實驗,人體和服裝之間的親密關係。   more    

Disobedient Bodies

“Disobedient Bodies” 策展人 JW Anderson   不服從的身體,我喜歡這些人形 / 服裝手牽手,變異,像森林一樣的聚集在一起,有種溫暖的感覺。藝術和設計師要如何重塑人的形象?我喜歡這些設計師再次思考和實驗,人體和服裝之間的親密關係。   more    

HANNAH WILKE

Hannah Wilke處理了女性主義和女性氣質的問題,當她開始製作陰道陶瓷雕塑時,她的身體成為了主題。Wilke說:“我選擇了口香糖,因為這是美國女人的完美比喻 – 咀嚼她,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把她扔出來,彈出一個新的片段。“   我喜歡她在同一空間,兩個攝影作品並列,她和她的母親,她的母親最終死於癌症。   GESTURES, 1974 VIDEO, 35:30MIN, B&W, SOUND   影片紀錄了Wilke的兩場表演。她揉捏自己的臉,重複一連串動作,一次次形成的表情。我曾經也喜歡重複,在大學四年內重複很多事,在工作室、現實生活中的行為、選擇同一類型的人、一樣的早餐晚餐,曾經對於這些選擇是又愛又恨,不能否認的是因為懦弱而不敢直視,沈溺。現在我已經完全徹底的厭棄這些。Wilke對於自己的探索使用的動作,雖然是動作,卻如此的抽象,有時候看著久了,總覺得她也在為了我們探索改變。   more    

HANNAH WILKE

Hannah Wilke處理了女性主義和女性氣質的問題,當她開始製作陰道陶瓷雕塑時,她的身體成為了主題。Wilke說:“我選擇了口香糖,因為這是美國女人的完美比喻 – 咀嚼她,得到你想要的東西,把她扔出來,彈出一個新的片段。“   我喜歡她在同一空間,兩個攝影作品並列,她和她的母親,她的母親最終死於癌症。   GESTURES, 1974 VIDEO, 35:30MIN, B&W, SOUND   影片紀錄了Wilke的兩場表演。她揉捏自己的臉,重複一連串動作,一次次形成的表情。我曾經也喜歡重複,在大學四年內重複很多事,在工作室、現實生活中的行為、選擇同一類型的人、一樣的早餐晚餐,曾經對於這些選擇是又愛又恨,不能否認的是因為懦弱而不敢直視,沈溺。現在我已經完全徹底的厭棄這些。Wilke對於自己的探索使用的動作,雖然是動作,卻如此的抽象,有時候看著久了,總覺得她也在為了我們探索改變。   more    

Ruairiadh O’Connell

Ruairiadh O’Connell練習存在於控制和無能為力之間,揭示了主體和執行自己命運的極限。探索世界對我們的方式,以及我們如何不能顯示我們的真實性質。可以看到像是警察取證用的灰塵指紋以及鑄造技術,有罪的痕跡顯現。   像是鞋底的橡膠紋路,這是2013年謀殺Odin Lloyd的重要物理證據,導致Aaron Hernandez被捕,這位當時22歲的新英格蘭者新星運動員,他的走路方式和重量,形成了一個獨特的磨損模式,成為了一個除了指紋的證明。   Ruairiadh O’Connell關心這種道德建構,同時記錄我們的每一個動作留下來的痕跡和擦傷。   其實當我看到展覽照片並不覺得這是犯罪痕跡的展示,我看到的是新鮮的畫,他的邏輯和切題讓整個展變得更有組織,好像變得更有意義似的。這樣好嗎?這樣也好。   more      

Ruairiadh O’Connell

Ruairiadh O’Connell練習存在於控制和無能為力之間,揭示了主體和執行自己命運的極限。探索世界對我們的方式,以及我們如何不能顯示我們的真實性質。可以看到像是警察取證用的灰塵指紋以及鑄造技術,有罪的痕跡顯現。   像是鞋底的橡膠紋路,這是2013年謀殺Odin Lloyd的重要物理證據,導致Aaron Hernandez被捕,這位當時22歲的新英格蘭者新星運動員,他的走路方式和重量,形成了一個獨特的磨損模式,成為了一個除了指紋的證明。   Ruairiadh O’Connell關心這種道德建構,同時記錄我們的每一個動作留下來的痕跡和擦傷。   其實當我看到展覽照片並不覺得這是犯罪痕跡的展示,我看到的是新鮮的畫,他的邏輯和切題讓整個展變得更有組織,好像變得更有意義似的。這樣好嗎?這樣也好。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