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bar Ward

他說,大家都知道關於同一個人不可能進入同一條河流兩次,重複從來不是絕對的。動作或對象的每次複製,無論如何精心執行,必然會發生一定程度的變化。重複,也許是強調,而不是消除差異。 一個狡猾的眨眼。   As people’s well-known assertion about the impossibility of the same man stepping into the same river twice, repetition is never absolute. Each replication of an action or an object, however meticulously executed, is necessarily subject to some

Finbar Ward

他說,大家都知道關於同一個人不可能進入同一條河流兩次,重複從來不是絕對的。動作或對象的每次複製,無論如何精心執行,必然會發生一定程度的變化。重複,也許是強調,而不是消除差異。 一個狡猾的眨眼。   As people’s well-known assertion about the impossibility of the same man stepping into the same river twice, repetition is never absolute. Each replication of an action or an object, however meticulously executed, is necessarily subject to some

MASSIMO BARTOLINI

MASSIMO BARTOLINI: AFTERHEART   (三十四) 水分似乎是短暫的,甚至是偶然的,路人的呼吸。表面覆蓋著一層微妙的人造露水。   重量減肥 慢慢地旋轉 純機械的心靈是一種相當人性化和親密。     – 空間很合適,詩意,很美。       moisture seems in a short period, with the breath of passerby incidentally, covering subtle artificial water. The space is suitable for these works

MASSIMO BARTOLINI

MASSIMO BARTOLINI: AFTERHEART   (三十四) 水分似乎是短暫的,甚至是偶然的,路人的呼吸。表面覆蓋著一層微妙的人造露水。   重量減肥 慢慢地旋轉 純機械的心靈是一種相當人性化和親密。     – 空間很合適,詩意,很美。       moisture seems in a short period, with the breath of passerby incidentally, covering subtle artificial water. The space is suitable for these works

Stop Bugging Me: Frame 1_Adam Gillam

  Stop Bugging Me 在三個月介紹了三位藝術家的作品:Adam Gillam, Oona Grimes 和 Jo Addison. 每個展覽都是個展,但都入侵、被竊聽並且造成下一個藝術家的困擾。   不停變化、停止打擾我,是他們三位作為這次展覽的想法,也成為了互相聯繫的重點。   作為第一個人,Adam Gillam的個展持續一個月,接著由Oona Grimes 和 Jo Addison接力共同完成三個月的計畫。雖然主題是三個人互相打擾,但我其實看不太出來關聯在哪,就算把他們三個分開成獨立的個展也無妨。   這其實是許多展覽的通病,想法都很好,但就是少了『真正』要傳達的畫面,語言和視覺對不上,必須要依靠更多的想像(或者是妄想的程度了),也許我更喜歡孩子氣一點的東西,不要那麼的高完成度。   To be the first artist, Adam Gillam’s solo exhibition went on a whole month; Oona Grimes

Stop Bugging Me: Frame 1_Adam Gillam

  Stop Bugging Me 在三個月介紹了三位藝術家的作品:Adam Gillam, Oona Grimes 和 Jo Addison. 每個展覽都是個展,但都入侵、被竊聽並且造成下一個藝術家的困擾。   不停變化、停止打擾我,是他們三位作為這次展覽的想法,也成為了互相聯繫的重點。   作為第一個人,Adam Gillam的個展持續一個月,接著由Oona Grimes 和 Jo Addison接力共同完成三個月的計畫。雖然主題是三個人互相打擾,但我其實看不太出來關聯在哪,就算把他們三個分開成獨立的個展也無妨。   這其實是許多展覽的通病,想法都很好,但就是少了『真正』要傳達的畫面,語言和視覺對不上,必須要依靠更多的想像(或者是妄想的程度了),也許我更喜歡孩子氣一點的東西,不要那麼的高完成度。   To be the first artist, Adam Gillam’s solo exhibition went on a whole month; Oona Grimes

Joel Tomlin: Calyx Horse

‘他的作品說出了一些堅實和真誠的東西,而不是當今許多生產和計算下的光滑產物。他明白,他的藝術必須用手工精心製作,保留手中的印記和製作工具的痕跡。’   他的作品有一種戀物癖的品質; 想像為了過度的商品化和暫時的禮物,放置在寺廟裡做夢,這是一個寶貴的休息。   手工的痕跡,缺點,一些瑕疵。在現在的現在,越來越令人難以忍受。於是Joel Tomlin提醒我們那不是好的現象。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都乾乾淨淨,衣服找不到任何髒污,可是我怎麼覺得同時間個人的痕跡也消失了。我們要如何表達自己是『獨特』『個人想法』,在商品趨於一致的同時之間我們也犧牲了最寶貴的___,因為已經消失了我也找不到可以形容它的字。       You remove the failure, which in a way takes away something that was very magical. – Matthew Barney. (你刪除失敗,這在某種程度上消除了非常神奇的東西。)              

Joel Tomlin: Calyx Horse

‘他的作品說出了一些堅實和真誠的東西,而不是當今許多生產和計算下的光滑產物。他明白,他的藝術必須用手工精心製作,保留手中的印記和製作工具的痕跡。’   他的作品有一種戀物癖的品質; 想像為了過度的商品化和暫時的禮物,放置在寺廟裡做夢,這是一個寶貴的休息。   手工的痕跡,缺點,一些瑕疵。在現在的現在,越來越令人難以忍受。於是Joel Tomlin提醒我們那不是好的現象。我們每一個人身上都乾乾淨淨,衣服找不到任何髒污,可是我怎麼覺得同時間個人的痕跡也消失了。我們要如何表達自己是『獨特』『個人想法』,在商品趨於一致的同時之間我們也犧牲了最寶貴的___,因為已經消失了我也找不到可以形容它的字。       You remove the failure, which in a way takes away something that was very magical. – Matthew Barney. (你刪除失敗,這在某種程度上消除了非常神奇的東西。)              

Is this living?

Is this living?  Curated by Jack Lavender and Hannah Lees   剩下的殘渣、食物、廢棄物就是這個主題嗎?老實說我看不出來。他說,處理商業生產和使用的週期以食物和消費為主要的裝置。九位藝術家使用消耗品和殺蟲劑等物品。老實說,我覺得這個策展很無聊,唯一的優點就是把九位藝術家的小東西放得位置很好,順眼。但沒有把整個主題的強度表現出來,就像搔癢沒有碰到位置。   Hannah Lees Hayley Tompkins   分開來看單個藝術家反而讓我喜歡,例如Hannah Lees, Hayley Tompkins; 他們的作品都很有意思,可以超越物品進入更神秘的想像。     可能是剛讀完Hans Ulrich Obrist (Ways of Curating), 對策展人的要求提高了,他說,’Don’t be a boring curator.’ 這句話就像一個提示貫穿整本書,他所有的學習和對話,都在努力的超越什麼; 對於展覽的地點、想法、和藝術家們的互動都在建立新的規則,同時又打破規則,一直往前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貪心的人,但確定的是他很有自覺。    

Is this living?

Is this living?  Curated by Jack Lavender and Hannah Lees   剩下的殘渣、食物、廢棄物就是這個主題嗎?老實說我看不出來。他說,處理商業生產和使用的週期以食物和消費為主要的裝置。九位藝術家使用消耗品和殺蟲劑等物品。老實說,我覺得這個策展很無聊,唯一的優點就是把九位藝術家的小東西放得位置很好,順眼。但沒有把整個主題的強度表現出來,就像搔癢沒有碰到位置。   Hannah Lees Hayley Tompkins   分開來看單個藝術家反而讓我喜歡,例如Hannah Lees, Hayley Tompkins; 他們的作品都很有意思,可以超越物品進入更神秘的想像。     可能是剛讀完Hans Ulrich Obrist (Ways of Curating), 對策展人的要求提高了,他說,’Don’t be a boring curator.’ 這句話就像一個提示貫穿整本書,他所有的學習和對話,都在努力的超越什麼; 對於展覽的地點、想法、和藝術家們的互動都在建立新的規則,同時又打破規則,一直往前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貪心的人,但確定的是他很有自覺。    

Peggy Franck “with no hands. Like a sea.”

好久沒看到這麼,令人打從心底湧現的開心作品。Peggy Franck她的畫是如此自由,沒有限制。這幾個字說來容易,但實際執行就會知道最大的敵人永遠是自己。 “but it is the experience of pleasure and physicality that draws me in. And then I want to run off and make a Peggy Franck of my own.”- Maria Zahle 又是矛盾的一句話,既喜歡又想要逃離; 不過我好像可以理解這樣的動作,不想要被她的強大吸收,雖然感到快樂同時也有種恐怖感。不過peggy的作品能量能夠放大到這種程度,ARCADE提供的環境是最大的理由。兩股渴望自由和極致的力量一起合作的結果就是,會讓觀眾感到恐懼。   (覺得好像有朵食人花住在裡面)   Her website: http://peggyfranck.com

Peggy Franck “with no hands. Like a sea.”

好久沒看到這麼,令人打從心底湧現的開心作品。Peggy Franck她的畫是如此自由,沒有限制。這幾個字說來容易,但實際執行就會知道最大的敵人永遠是自己。 “but it is the experience of pleasure and physicality that draws me in. And then I want to run off and make a Peggy Franck of my own.”- Maria Zahle 又是矛盾的一句話,既喜歡又想要逃離; 不過我好像可以理解這樣的動作,不想要被她的強大吸收,雖然感到快樂同時也有種恐怖感。不過peggy的作品能量能夠放大到這種程度,ARCADE提供的環境是最大的理由。兩股渴望自由和極致的力量一起合作的結果就是,會讓觀眾感到恐懼。   (覺得好像有朵食人花住在裡面)   Her website: http://peggyfranck.com

Lucia Nogueira

Lucia Nogueira (巴西,1950-1998) 她的作品現代感之外又有點童話的趣味;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每一件作品我都想要找出相對應的童話故事裝進去。沒想到她已經過世很久了,知道這一點後很驚訝。   (你可以不停地盯著他們,以多種不同的方式閱讀它)     Innocent, 1993 Without This, Without That, 1993   在新聞稿裡我讀到一段有趣的敘述:『…..正如大多數的作品,負面的空間(negative space)是相當重要的元素,在雕塑上,如同任何一種物理組件一樣重要。這給了作品一種有意識的節奏感,以及飄渺和超現實的品質。』 我不確定她的負面空間是什麼意思,就我的理解當然是和負面情緒有關,被關在一個房間,可以想見四周的氣氛轉變,微妙地,往極端的方向走。這個時候負面情緒會轉變成執念,它會有自己的樣子,不再是可以被控制的。   超然,我在想所有的作品要達到另外一個層次,需要的就是失去控制; 當你看著它時,感覺既熟悉又陌生。          

Lucia Nogueira

Lucia Nogueira (巴西,1950-1998) 她的作品現代感之外又有點童話的趣味; 不知道為什麼她的每一件作品我都想要找出相對應的童話故事裝進去。沒想到她已經過世很久了,知道這一點後很驚訝。   (你可以不停地盯著他們,以多種不同的方式閱讀它)     Innocent, 1993 Without This, Without That, 1993   在新聞稿裡我讀到一段有趣的敘述:『…..正如大多數的作品,負面的空間(negative space)是相當重要的元素,在雕塑上,如同任何一種物理組件一樣重要。這給了作品一種有意識的節奏感,以及飄渺和超現實的品質。』 我不確定她的負面空間是什麼意思,就我的理解當然是和負面情緒有關,被關在一個房間,可以想見四周的氣氛轉變,微妙地,往極端的方向走。這個時候負面情緒會轉變成執念,它會有自己的樣子,不再是可以被控制的。   超然,我在想所有的作品要達到另外一個層次,需要的就是失去控制; 當你看著它時,感覺既熟悉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