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latka Horvat

  她將地平線視為空間和可見的邊緣,在這些作品中她遵循雙重邏輯,連接或中斷圖像,物理空間和日常物品中的特定線條,追蹤我們存在的手段,我們留下的痕跡。     http://www.vlatkahorvat.com – 最近常跟人說:我喜歡垃圾作成的東西。 雖然是很重的形容,但我的確對好的、完美的物品沒有太大的興趣,我喜歡有感情的,但也不是髒亂的,唉,很難講。   至於為什麼說是垃圾呢?大概就是一般人不會特別珍惜的物件,可是我卻有特別的感覺,也許應該換個名詞,突然覺得對這些物件用情緒化的方式再次貶低感到不安。       Advertisements

Vlatka Horvat

  她將地平線視為空間和可見的邊緣,在這些作品中她遵循雙重邏輯,連接或中斷圖像,物理空間和日常物品中的特定線條,追蹤我們存在的手段,我們留下的痕跡。     http://www.vlatkahorvat.com – 最近常跟人說:我喜歡垃圾作成的東西。 雖然是很重的形容,但我的確對好的、完美的物品沒有太大的興趣,我喜歡有感情的,但也不是髒亂的,唉,很難講。   至於為什麼說是垃圾呢?大概就是一般人不會特別珍惜的物件,可是我卻有特別的感覺,也許應該換個名詞,突然覺得對這些物件用情緒化的方式再次貶低感到不安。      

Sara J. Winston

  Holding the Unknown with Care Sara J. Winston   我們日常的環境和日常生活提供了一種舒適的感覺,有時候甚至是冷漠。於是我們純潔地忽視了家裡物品的特殊性,以換取一種難以捉摸、包容的安全感。 當我們進去自己的空間時,它承載著我們每天的輕微負擔,然後在第二天重新開始。   以前看不懂照片,現在好像越來越接近了,但一張不行,必須要是一個故事的排列; 依然對大的議題不感興趣,因為我眼睛很小只能感覺、看到很近的周圍,有時候把力氣都花在跟自己打架上面了,哪能注意到其他的?   (藝術家,一個對生命和自己都毫不疏忽的人。)      

Sara J. Winston

  Holding the Unknown with Care Sara J. Winston   我們日常的環境和日常生活提供了一種舒適的感覺,有時候甚至是冷漠。於是我們純潔地忽視了家裡物品的特殊性,以換取一種難以捉摸、包容的安全感。 當我們進去自己的空間時,它承載著我們每天的輕微負擔,然後在第二天重新開始。   以前看不懂照片,現在好像越來越接近了,但一張不行,必須要是一個故事的排列; 依然對大的議題不感興趣,因為我眼睛很小只能感覺、看到很近的周圍,有時候把力氣都花在跟自己打架上面了,哪能注意到其他的?   (藝術家,一個對生命和自己都毫不疏忽的人。)      

Michelle Bui

在Michelle Bui的個展中,她重新發現製造我們環境的物品、材料、食品和植物。在選擇和重新配置後,我們可以看到這些物品的美,它們的脆弱和可塑性。 我喜歡她的引導,進入一種微妙的位移感,不可思議的。這種感知的轉變表達了她的意圖,通過這些物品來實現,從內在開始勾引我們。我喜歡這種想像,她創造的共生關係。重要的是,畫面很美。     最近很開心所以特別脆弱,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像是知道不會長久的瞬間,沒有負擔,於是能夠真正的放鬆享受,於是同時感覺到了短暫和時間快速地往前走。如果我沒有意識到這些,那也許我也無法嗅到什麼。   more    

Michelle Bui

在Michelle Bui的個展中,她重新發現製造我們環境的物品、材料、食品和植物。在選擇和重新配置後,我們可以看到這些物品的美,它們的脆弱和可塑性。 我喜歡她的引導,進入一種微妙的位移感,不可思議的。這種感知的轉變表達了她的意圖,通過這些物品來實現,從內在開始勾引我們。我喜歡這種想像,她創造的共生關係。重要的是,畫面很美。     最近很開心所以特別脆弱,這種感覺很奇怪,就像是知道不會長久的瞬間,沒有負擔,於是能夠真正的放鬆享受,於是同時感覺到了短暫和時間快速地往前走。如果我沒有意識到這些,那也許我也無法嗅到什麼。   more    

Fabrizio Prevedello

最喜歡的sculptor, 很細緻的一個人。      

Fabrizio Prevedello

最喜歡的sculptor, 很細緻的一個人。      

他們的身體由金屬組成,靜止不動 – 太害怕移動,等待光線變暗。 (Their bodies, assembled of metal elements, stand still – too scared to move, waiting for the light to dim.)   他的工作調查了恐懼的作用和暴力,野獸、外星人、非人類的描繪,作為幻想。恐懼的對象成為暴力的對象,反映了怪物和奴隸的雙重性。      

他們的身體由金屬組成,靜止不動 – 太害怕移動,等待光線變暗。 (Their bodies, assembled of metal elements, stand still – too scared to move, waiting for the light to dim.)   他的工作調查了恐懼的作用和暴力,野獸、外星人、非人類的描繪,作為幻想。恐懼的對象成為暴力的對象,反映了怪物和奴隸的雙重性。      

Taryn Simon

每一種重新裝飾的插花都代表了一種“不可能的花束”,不可思議的花束,在Simon的照片中變成了真實的人造幻想。 她和一位植物學家合作,以確認每一項簽署的花卉,這些花都是從拍賣會(Aalsmeer Flower Auction)進口的,超過4000種花卉和植物標本到她的工作室。她盡可能地重新製作,在重新拍攝12次後,將標本乾燥,壓乾水分,並縫合到檔案的標本紙上。她保存的植物標本會隨著時間發生變化,這是一個不穩定的形式。      

Taryn Simon

每一種重新裝飾的插花都代表了一種“不可能的花束”,不可思議的花束,在Simon的照片中變成了真實的人造幻想。 她和一位植物學家合作,以確認每一項簽署的花卉,這些花都是從拍賣會(Aalsmeer Flower Auction)進口的,超過4000種花卉和植物標本到她的工作室。她盡可能地重新製作,在重新拍攝12次後,將標本乾燥,壓乾水分,並縫合到檔案的標本紙上。她保存的植物標本會隨著時間發生變化,這是一個不穩定的形式。      

Merlin Carpenter “Do Not Open Until 2081”

這些單色紙板作品,包裝膠帶和運輸標籤,還沒拆封就正式展覽。這一系列被合約約束,要到2081年才能拆封看看裡面的畫。        

Merlin Carpenter “Do Not Open Until 2081”

這些單色紙板作品,包裝膠帶和運輸標籤,還沒拆封就正式展覽。這一系列被合約約束,要到2081年才能拆封看看裡面的畫。